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之帝师昌平侯:15.破财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重生之帝师昌平侯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别别。厉时芳连忙道,以前都是误会,都过去了,叔叔婶婶不必在意。咱们现在赶紧回家,救了茜哥回来要紧。

    诶诶,走走。厉允德猛点头,叔叔和你一起去,一起去。

    厉时芳颔首,辞别了邱延昱便急急往回走。邱延昱一看木已成舟,跺了跺脚,也不管厉时芳的阻拦跟了上去。

    正主走了,周遭围观的百姓和博士学子看了开头却没有等到结尾,有些好事者,抑或忧心者,便也尾随而上。

    厉时芳扶着蒋芬儿,与厉允德一道疾步走回了家中,此时厉家宅院的大门尚未合拢,王奶奶抱着鸢鸢正在门口处往外张望。

    诶呀,珠儿你可终于回来了。她远远地便看见厉时芳的身影,几步下了台阶,面露紧张。

    王奶奶,您别急,珠儿回来了。厉时芳轻言道,看看她怀中乖乖玩儿着自己手指头的鸢鸢,问道:鲤儿呢?

    在屋里头睡着呢。王奶奶年纪虽大,却身体康健硬朗,更是从小看厉时芳长大,亲近得很,遂也更加为他着急担心,你可知道那事儿了?诶哟,可吓坏我老婆子啦!突然来个壮汉邦邦敲门,上来还拿出一张满是血的纸,说什么不给二百五十两银钱就要砍人哦!

    满是血的纸?这个我倒是不清楚,叔叔,这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厉时芳问道。

    那可不是什么简单的纸啊,那是茜哥的卖身契,是用茜哥的血写的卖身契!厉允德苦着脸,那人说了,茜哥已经卖身给他们,若不拿钱交换,便要依着处理偷盗劣奴的规矩,将茜哥打死都不为过啊!

    还有这事?厉时芳瞪大眼,看来这帮赌坊伙计办事很是老道,不给人退路。

    真真是也逼死人的!蒋芬儿声音尖利嘶哑,眼瞳赤红。

    那便不能再等了,我现在就去赎回茜哥。

    去赎回?拿什么赎?那可是二百五十两啊珠儿!王奶奶脑袋有些糊涂,追问道。

    事到如今,只能用宅子和田地来抵了。厉时芳说着,急步跨入了院里,钻进自己的卧室拿出了藏匿深处的几张纸契,顾不得王奶奶反对的态度,匆匆朝赌坊去。

    邱延昱跟在后头,使劲儿冲蒋芬儿夫妻咬牙瞪眼,可到底没有再说什么,只跟在后头一同去了。

    微雨县的赌坊与妓院相邻,扎根在县城西边的热闹处,占了整整一条街的范围。

    清水赌坊正位于这条街最中心的位置,占地宽阔,足有三层,雕梁画栋,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厉时芳以前年纪小,哥哥嫂嫂又管得严,所以从未踏足过此地,这次来赎人,还是一位热心的好事者主动搭话带的路。

    赌坊门口守着三四个壮汉,看打扮该是赌坊伙计一流。

    啊,就是那个人,就是那人去的家里!厉允德指着其中一个肌肉发达的汉子激动道。

    了解地点点头,厉时芳抚了抚袖袋,缓步上前,拱手道:几位大哥好,不知茜哥现在如何,在下来赎人了。

    你?那个被指的壮汉看看厉时芳年幼的面孔,嗤笑一声,来得到快,就不知道你们那些钱够不够保住你那哥哥的手腿。

    大哥放心,还请大哥带在下几个面见老板,交了银钱换回茜哥。厉时芳冷静地说道。

    也好,跟我来吧。壮汉倒是没有为难,直接跟几个同僚打了招呼,转身带厉时芳几个穿过一楼大堂,进入后院。

    越往里走,蒋芬儿越是心急,她此刻特别想问那壮汉要自己儿子看,可眼见赌坊中遍是粗汉打手,又不敢开口了。

    赌坊后院颇大,众人走了许久才在一处装饰华丽的房门前站定,等壮汉进去报备了方才鱼贯而入。

    这是间不大不小的会客室,里面如同外头一般,装饰得华丽非凡,处处尽显土豪本色。

    一位胖乎乎的中年男人坐在上首,笑眯眯道:来了啊,可把银钱准备齐了?

    见过老板,在下厉时芳。因现银不够,特地拿了家中房契与地契,权当抵押。厉时芳不卑不亢,要求道,不知茜哥现在如何,可否一见?

    呵呵,还了债,当然可以。胖老板点点头,扭头吩咐壮汉,去,把那小子提过来。

    人越聚越多,将原本宽敞的街道堵得水泄不通。

    厉时芳面色沉重,一手扶着摇摇欲坠的蒋芬儿,与厉允德道:叔叔婶婶都莫慌,茜哥我肯定是要救的。

    此话当真?!蒋芬儿一抓拧紧厉时芳的衣袖,一双赤红的眼睛紧紧凝视着他。

    慎重地点点头,厉时芳道:人命关天,婶婶放心。

    《重生之帝师昌平侯》5本值得熬夜看完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ussy.com/text/rdh8e8.html
上一章        重生之帝师昌平侯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