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一世葬,生死入骨:第二十五章 神秘一品,红衣妖娆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一世葬,生死入骨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皇甫云瞄了一眼常欢,笑道:不神秘的女人,你会有兴趣吗?

    常欢耸耸肩:江圣雪其实也很神秘的,我姑父姑母一个是美男子,一个是大美人,怎么江圣雪就不是美人呢?其实是有原因的,你把这话转告给皇甫风,看看他会不会有兴趣,然后对我表姐好点!

    皇甫云顿时无语,有些无奈有些好笑:常欢,你对我大哥真是怨念已深啊!可我很好奇,大嫂相貌的原因!

    常欢撇撇嘴:为了刺激皇甫风,江圣雪特意毁了相貌,你信吗?

    皇甫云彻底无语,锤着额头:你最好离我大哥远一点!

    等到一品红下来,她的脸上已满是红妆,眉心一点红,红唇红颊,甚是妖娆。

    未倾隐跟在她身后,面带笑意。

    这两位绝色美人一同出现,可真是让下面的客人一饱眼福了。

    常欢小声说道:一品红不比未倾隐差到哪去,怎么没有排进十大美女之中?

    排名自有排名的道理,我只好奇十大美人之首的未倾隐是这般绝色了,那天下第一美人可不就是仙女下凡了?

    天下第一美人不是慕雪隐吗?

    慕雪隐已经消失了,自此以后便再也没有天下第一美人!所以谁是下一个天下第一美人,我倒是挺好奇的!

    未倾隐走去台上,那几位跳舞的小倌便匆匆退了下去,只见未倾隐缓缓说道:一品红姑娘唱戏是一绝,其实舞姿也是一绝,今日公子们可是有眼福了,今日一品红姑娘不唱戏,只跳舞,能为一品红姑娘奏乐的琴师,只有笑绵妹妹了!

    就见那四位琴师的其中一位,有些害羞的低下头去,虽比不上未倾隐和一品红美,但是她的笑容却让人难忘,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姬笑绵抱着琴站了起来:倾隐姐姐真是说笑了,能为一品红姑娘弹奏,实乃笑绵的福气!说完,便坐在平台的边角之处,抚起了琴,而那拉起的红帘也全部合上,遮挡住了其他的乐师。这台上,便只剩下姬笑绵和一品红了。

    未倾隐也退去一旁,拿着一只香扇轻轻地扇动着。

    一品红的这支舞,名为入骨相思。水袖用力挥舞,柔中带刚,刚中带柔,令人眼花缭乱。

    腰肢柔软,就连冷意的嘴角都挂上了妖媚的微笑,四个边角的雕饰青鸟嘴中吐出纤细的红色绳子,一品红需要一边跳舞,一边躲避这些红色绳子,以免碰到。但那熟练而又美观的舞姿让看客们无不拍手叫好,绳子开始纠缠,最后一品红脚尖立在绳子之上,红色的水袖滑动着流云一般的弧度。

    就见边角的青鸟石雕缓缓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然后停止,就在绳子纠缠成的网被正过来时,一品红双手间的红色水袖也缠住了网的中心,然后身子紧贴着网心,一舞结束,一品红最后的笑意,那正是红绳交织成的蜘蛛网丝,而一品红贴在上面,像一只红色的妖娆蜘蛛精。

    如此的创意,真是只有一品红才能想的出来!皇甫云自认这支舞,就连当年的舞歌都未必比得上,不过自己又没有见过舞歌的舞姿,也只是猜想罢了!

    常欢也是看的呆了,却并未说话,这个一品红,即使穿着妖娆红衣,即使画着妖媚红妆,即使摆着撩人的姿势,却也带着一丝冷意,那双眼睛看似妖娆,其实根本看不透她的情绪。

    她是满足于这些人看她的目光?还是嘲讽于这些人看她的目光?

    杨福便是那没有请动一品红唱戏的公子,此时就算一品红的舞姿震撼全场,他也仍忘不掉那仇恨,虽然满眼充满占有的**,但他突然想出一个更有趣的点子,如果那美丽的身子摇摇下坠,听她的惨叫呻吟岂不是更有快感?

    杨福虽然武功不高,但也是个练家子,抽出一枚铜钱,然后一甩,那铜钱刚好割断了一品红用来吊住身体的红色水袖。

    一品红甚至都没有喊叫,随着身子的摇摇下坠,她没有任何慌张,似乎已经做好坠下去的准备。

    未倾隐吓得面容苍白,慌张的大声喊道:一品红!

    本书红薯网首发,请勿转载!

    第二十五章神秘一品,红衣妖娆

    快瞧,一品红来了!有人激动的大声喊道。

    老板娘连一品红都请得动啊!真不知是用了什么办法,上次我爹大寿,请了她两天都没请得动!说话之人颇是无奈,也有些愤怒,看着一品红的眼睛都带着火气。

    他旁边的公子哥拍了拍那男人的肩膀:杨兄,失了面子是小,冷了场面是大啊!

    这男人一听,便更加气愤了,想起他爹大寿那一日,戏台子都搭好了,一品红愣是没来,大半的客人都觉得无趣,送完礼吃了些酒菜便也匆匆离开了。

    能在阚雪楼见到一品红,可真是奇事!皇甫云自顾自的喝着酒,吃着菜。

    常欢抬头道,有些奇怪的问道:这又冒出个一品红,这一品红又是谁?

    我看以后你就留在桃庄吧,整日闷在江家堡,连一品红都不知道,一品红是个戏子,与那未倾隐一样的神秘,这一品红,住在千里之外的不堪剪里,话说不堪剪是不允许男人进入的,貌似里面也就寥寥几个侍女吧!请她唱戏,除了我爹这样的威望前辈,若是想请她唱戏,都要在不堪剪外站到把她感动为止,这个女人,独来独往,江湖里也没有任何关于她的传说,大概只是个奇怪的女人罢了!

    常欢笑道:喜欢一个人独处的女人,那心可都是冰做的,站到让她感动她才肯出来唱戏,估计很难啊!

    《一世葬,生死入骨》5本值得熬夜看完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ussy.com/text/dd8qeh.html
上一章        一世葬,生死入骨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