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无生魔主:第十七章 斩杀(下)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无生魔主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杀他一个次子,他们必会找到师父师兄那儿,彼时碰了壁,也只能打掉牙齿乖乖往肚子里咽,说不准还得赔礼道歉呢!对待周玉,夏虎可就谨慎得多了。

玉佩和佩剑他可是一件也没想过留下来,不过想借尹百川的手将二物送回去,提醒周家长辈给周玉长长记性,别来找自己麻烦。

哼!白忠一手捂住焦黑的面皮,冷声道:我可以走了么?怕是有人设计要将我留下吧!夏虎讥笑道:少阴阳怪气的,要滚就快滚,不滚就别想走了!覆海帮不是你白家横行的地方!有什么算计尽管来,我倒要看看白家有多大胆子!    忠叔默默上前收敛起白驰的尸身,沉声道:今日这事,我白家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洗干净脖子等着吧!夏虎嘿嘿怪笑,伸展筋骨,慵懒说道:总有不怕死的虫子想要蹦踏,那就来吧。

忠叔一脸哀伤逐渐转为平静,他郑重地带着白驰,从分岔的人潮中缓缓离去。

夏虎却冷冷道:我夏虎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不要自以为是,真恶心。

说罢,夏虎径直往屋里走去,完全没有理会满脸愤恨的李教习和一众呆滞的旁人。

李教习被夏虎挤兑,有些下不来台面,他跺着脚寒声道:那我就看你怎么死?白家可不是吃素的,早些为自己收尸吧!夏虎远远听见他的话,并不转身,只笑着微微摇了摇头,而后大跨步往里屋走去。

回到屋内,五人静坐围在一起,岳韶有些踟蹰道:虎哥,今日闹出这么大乱子,真的没事么?夏虎哈哈一笑,毫不在意地说道:覆海帮内斗残酷,却也律令森严。

白家就算想要我小命,也得得到我师父师兄的首肯。

岳韶仍有些疑惑道:虎哥,今日你击杀那青衣,已经大逞威风,为何还要击杀白驰,那不过一个废物,是生是死并无两样,虎哥你也不是意气用事之人,为何招惹这等麻烦上身赵田毛躁地道:虎哥,行事自有他的道理,你有了师父就敢质疑虎哥?岳韶听完也是面色涨红,不过夏虎此时挥了挥手,道:都是兄弟,不必如此见外,岳韶也是为我着想。

他顿了顿,继续道:那白驰在演武场大放厥词被我狠狠打脸,即使此次放过,他也会在暗中搞些小动作,若是彼时他不敢再出头,我们便找不到合适的由头动他,只能不厌其烦。

在我夏虎这里,只有一朝做贼,没有前日防贼的道理。

还不如快刀斩乱麻。

至于你们担心的报复,完全不用担心。

此次不只是杀鸡儆猴,也让他们看看那两位的态度,等他们碰了钉子,说不定还要来巴结咱,给咱们赔罪呢!樊云徐怀宝若有所思地颔首,赵田则是一脸无所畏惧,唯独岳韶忧愁道:虎哥,你让那两位给你擦屁股,不好吧?岳韶也是拜了韩葳蕤为师,偶尔能得到些指点,但他莫不是小心谨慎兢兢业业,不敢丝毫给师父惹麻烦,反观夏虎如此肆无忌惮。

夏虎淡淡一笑,似是知道他心中所想,淡淡道:有多大风险就有多大收获,我如今已经和二师兄荆放对上,可没工夫和那小屁孩玩过家家。

三月后荆放的爪牙便会趁着每月一次的任务,肆无忌惮对我动手。

这场好戏他们若不想错过,怎么会将我这个主演撸掉呢?一旁老神在在的赵田这时也担忧起来:虎哥,那荆放已经是二流武者,还是个毒师,若是与白家勾结。

夏虎坦然道:确实有些凶险,不过荆放也不能亲自出手,师父他老人家也不是吃白饭的,最多出动几个三流巅峰武者,白家家主若是还未痴呆,便不会趟这浑水。

所以这次更要提前挑明冲突,让他们看看我家那老头表明的态度,也免得被那傻子白驰一挑唆,双方都骑虎难下。

白驰这种不定因素,自然要提前扼杀。

赵田丧气道:今天气出的虽然爽,但代价还真大。

几个三流巅峰武者,可不是说着玩玩的。

虎哥你真有把握么?夏虎不答,转而微微一笑:我和荆放都是尹老头养在罐子里的蛊虫,一面倒的战斗不是尹老头希望看到的,他自会给我一个对等的机会,而只消按部就班勤修苦练,我一定会吞噬掉他的一切,若是这样还落败身死,那也怨不得人。

    夏虎看着忧色稍霁的四人,心中并不如所说那般轻松。

如果他所料不差,死在他手上的韦骏便是那样的高手,今日若非对方轻慢和靠着自己的诡谲与毒药,最多硬拼百招便会被对方斩杀。

所幸时日尚早,还有七十多天,到时夏虎便会让他们称量下,看看自己是不是泥捏的!    白府内堂,数位中年神情阴沉地围坐着不发一言,好似等待着什么。

一旁一个三十余岁,衣着华贵风韵犹存的妇女撕心裂肺地哭嚎着,听得众人纷纷皱眉。

两旁的侍女,吃力地扶住自家夫人,生怕膝盖发软的她直接摔到在地上。

终于,那妇人推开身边侍女不管不顾地跪在诸人面前,扯着正中端坐之人的衣襟,歇斯底里道:我的驰儿死的好惨呐!那野人家的贱种,黑了心的小畜生竟然连全尸都没给他留下,你们竟然还要试探什么?还不赶快把那小畜生抓来抽筋扒皮,白家大老爷们的威风给你们丢茅厕了么?你们平日里欺男霸女,杀人害命,这时候怎么缩卵了?一旁身形臃肿的胖子这时听不下去道:嫂子,你这说的,我们也没说不动手,只是动手前总也不能两眼一抹黑吧,再说了,我们白家可是良善之家。

去你娘的死胖子,上月你强抢城西卖豆腐家的女儿,还将她那小情人乱棍打死,尸体还不知道在哪儿发臭呢?你以为大家都不清楚你那腌攒事?现在你侄儿死了,你就这样的屁响?胖子闻言,讪讪的回到座位。

此时那居中被拉扯衣角之人此时也不甘沉寂,只见他高鼻宽额,眉似剑削,鹰目含电,沉声道:毕竟是在覆海帮地盘上出的事,阿忠已经去拜访‘毒仙童子’,想必会有个交代的。

不一会儿,门口的仆人脚步慌乱地跑了进来,急声道:家主,忠大管家晕倒在了门口。

    《无生魔主》5本值得熬夜看完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ussy.com/text/8sj.html
上一章        无生魔主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