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无生魔主:第十九章 屈服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无生魔主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况且师父和师兄对我爱护有加,又为我遮风挡雨,了却事后纷扰,我夏虎岂是负义忘本之辈?贺柏松满意地拍了拍夏虎的肩膀,此时药房的门打开了,尹百川从内里施施然走了出来,原本病恹恹的苍白面庞,此时也稍有润色。

尹百川正好听到夏虎表忠心般的言语,哈哈一笑道:你倒有自知之明,以你这个小人精闹事的本事,熊长老那儿恐怕也兜不住,今日来又有什么麻烦事?夏虎见被尹百川看破,讪讪一笑道:启禀师父,那周玉小姐头脑简单,容易被人算计,总是来寻我的麻烦。

我也不敢对她真下手,只吓唬了她一顿,又设赌将她的玉佩和佩剑赢了来,还望由师父的手将它们交还,顺便让她家长辈劝诫那小妮子一番。

尹百川冷哼一声,故作不悦道:你既是我弟子,赢回来的东西又岂有交还回去的道理,不论是周家还是周枚都甭想,他们没这个资格!一个小家族出身的以色侍人,挑唆他人背叛我等的**而已,出了事尽管来找我。

夏虎听说不用交还本还有些高兴,没想到自家师父竟说出这样的话来,心中一阵恶寒:不是说他虽是顽固派一员,近年来却因为伤病,不再理会帮会事物了么?怎会说出如此旗帜鲜明的话?那我该如何自处?中立派可也是偏向帮主一系的。

夏虎偷偷打量着尹百川的神色,兀然发觉尹百川的咳嗽渐渐好转,身躯也不再微微佝偻,斑白的鬓发反而有几丝黑色渲染,心中也是惊异道,师父的沉疴旧疾就这么好了?夏虎终究不敢再肆意窥探,弱弱地问道:师父,我是用刀的,那剑卖掉可以么?我身边并没有人用剑。

尹百川撇了他一眼道:你小子没有人脉说不准会贱卖喽,这样吧,你将剑留下,我让你师兄转手卖掉,过几日你再来领钱。

说罢接过夏虎手中的长剑,递给了站在一旁的贺柏松。

夏虎连道:不用不用,此次劳烦师兄出手,这剑就当孝敬师兄了。

贺柏松只是一笑道:之前出手不过理所应当,师兄也看不上这点钱,你还是要多搜罗更多资源勤修苦练,三月大比后我们可就看顾不了你多少了。

夏虎连忙应声,而后在向二人请教了几句药材毒理后,他便徐徐离去。

    白小慧看着目露凶光,软硬不吃的夏虎,终于彻底按耐下心中的不甘与怨愤,直直的看着夏虎,声音变得平淡:白家送我来此处,一是向尹半仙表明态度,二可以在安抚与你,同时,若是我侥幸能留在你身边,还可以不时向他们汇报关于你的消息。

可惜他们虽然嘴上看重于你,可还是将你当成个乳臭未干的孩童,心底里仍只当你是个谋得尹半仙青睐的幸运儿。

她凄苦一笑,一指自己接着道:我母亲还是身份卑微的婢女,父亲是白家远房旁支,对我母女二人从不过问。

我本就是白家的一枚弃子,命运从我出生便由不得自己,母亲饱受欺凌积劳成疾,本以为委身白驰那蠢货,进入覆海帮后处境便能有所改变,谁料到仍是这般田地。

夏虎冷哼一声,将横在白小慧脖颈的刀收回,淡淡道:有几分真情流露,不过还是小心思不断,这儿哭诉身世凄凉,你觉得我会感动得痛哭流涕放你一马?白小慧颤抖着睫毛,弯腰深深跪了下去,道我怎会如白家那帮蠢虫一般见识,你我并无深仇大恨,白驰死便死了,我不过攀附于他,根本无半分情义。

如今白家虽然畏惧尹半仙威势,顾虑颇多不会对你下手,但白驰的母亲却不会善罢甘休。

你当是能体会得到,一位失去孩子的母亲会有多么疯狂。

留下我,我会成为你的耳目,为你打探白家情报。

如今你与荆放二虎相争,何必再徒添变数?我一个连婢女都不如的庶女,就算背叛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夏虎淡笑道:那白驰之母若来找我麻烦,我自有后手;你心思伶俐,与我虽有些恩怨,但如今既然投诚,我也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就留下吧。

    围在旁边的四人还想看看夏虎百般处置白小慧,没想到夏虎不仅轻轻放下,还要将其留下身旁,一时之间也有些呆愣,性子暴躁的赵田这时急道:虎哥,你不会看上这个臭。

夏虎瞪了他一眼,掏出一个袋子,递给她道:这是八十两纹银,你可为你母亲买些上好的汤药。

若是能撑到一两年后,或许能有转机。

其余四人目光圆睁,难道虎哥有感昨日下手太狠,动了恻隐之心?白小慧则是目光复杂的看着夏虎。

夏虎无视五人的异色,道:我虽断了你武道,但在我身边的人不能手无缚鸡之力,改日你腿脚好后,我会将传给你。

是我入帮前习得的一门武艺,虽不适合女子,但也能强身健体固本培元,若我能更进一步,你自然武道有望。

到了此时,白小慧再无半分迟疑,磕头拜谢道:多谢主人恩典!白小慧从小便憧憬着拥有力量,摆脱自己凄惨的命运,自被逐出覆海帮后破灭的希望此刻竟然再度燃起。

然而夏虎动作却未停,他从兜里又掏出一块赤色玉牌,还不等他言语,岳韶和徐怀宝二人便齐齐惊呼:亲传玉牌?夏虎哈哈一笑道:不错,正是亲传玉牌!那荆放虽是我二师兄,却不思进取,修炼十载仍是平平。

家师虽然承了他祖辈之情,但十年时光,情分也该尽了。

白小慧你是聪明人,可看轻形势了么?白小慧有些敬畏地道:恭喜主人胜券在握,此前我等不过挑梁小丑。

夏虎看着从内而外毕恭毕敬的白小慧,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言道:玉牌的事先不急透露,我还另有谋划,不可坏了我的算计。

三月内我等都要奋力勤修,你在这里不合适,小慧你先去东街,暂时住在一个叫许千山的小胖子那里,白家有什么风吹草动也好联系我。

白小慧唯唯诺诺地退下。

待白小慧退下后,四人对视一眼,而后岳韶犹疑地问道:虎哥,那玉牌你拿了好些天了吧?夏虎原本冰寒的面容瞬间化为苦笑:非是有意要瞒着诸位兄弟,这玉牌其实是祸非福。

赵田疑惑道:虎哥,有这玉牌那荆放也不敢再找你麻烦,怎会是灾祸呢?樊云冰冷的声音此时也传来:死去的天才不过是一滩尸肉,这玉牌代表着虎哥师父的倾向,那荆放得知自己被抛弃,必定拼死反扑。

    《无生魔主》5本值得熬夜看完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ussy.com/text/8sj.html
上一章        无生魔主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