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无生魔主:第二章 三计解危(上)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无生魔主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道:其二,我在裘龙那里有个内应,我会装病,让他撺掇着裘龙打上门来,而我们会不敌,就此退走。

这样'黑涩会'的解散才不会显得突兀。

若是机会合适,我们或许能洗劫裘老狗的老巢,你们尽快收拾下金银细软吧。

唉,林花谢了春不红只怪暮雨太匆匆夏虎慨叹着。

    虎哥,就这个吧!身后一个消瘦少年打断了夏虎的回忆,指着花玉阁门口的一个麻衣青年道。

夏虎翘首望去,只见那青年身上麻衣齐整,没有一个补丁,略有蜡色的脸庞有着些许灵秀,他脚步虚浮,走起路上也不稳健,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

夏虎微微颔首,消瘦少年樊云见得夏虎点头,一挥右臂,七八个手持木棒的少年便冲上前去,不由分说,一阵乱打。

樊云本人原地站立与乔猛、岳韶两人侍立在夏虎身侧。

樊云原是镇上商贩之子,性情开朗话头多,此时见诸人都不说话,便指着不远处被打的青年打趣道:这厮定是只'花间鬼',这身麻衣如此整洁,没有一个破洞。

不在近处瞧,还似有些人模狗样儿的。

俊俏的外形,齐整地打扮,要是再像虎哥那样,作些诗句,阁中的傻姐儿们,真是给他一钓一个准呐!岳韶瞥了他一眼道:虎哥那些诗句,俺虽然不懂,却也觉着厉害。

那酸臭的小子怎么能跟虎哥比。

一旁的乔猛却是面色平淡,他父亲本是镇上的铁匠,半年前去世,尚有老母需要赡养,没有传承到多少技艺的他毅然加入了黑涩会。

此时他也显得比一般人谨慎,虎哥,这几个月来'花间鬼'已经被教训清理了不少,早前那些人不是打断腿就是吓破了胆。

这家伙貌似是个生面孔,十里八村的,没听说最近有那个殷富之家破落了啊!夏虎只是略微皱眉,旋即舒缓道:他们下手还是有些分寸。

话还没说完,叫你踹老子,叫你踹老子一个少年一边大骂一跃而起,手中粗棒死命地往麻衣青年脑门上招呼着。

麻衣青年居然不闪躲也不护着头部,又一脚踹出,还没踹中人就被周围几人三两下击倒在地。

让瞧见不对的夏虎的一声住手卡在喉咙里没说出来。

呸持棒少年啐了一口,骂道:还以为是什么高手呢,不躲不避的,说罢持棒少年转身看向夏虎,只见夏虎面庞渐渐泛冷,少年惊起一身冷汗,立即躬身道:虎哥,我这瓜娃子看见我们这么多人还敢反抗,我一时气愤下手重了些,求虎哥恕罪。

持棒少年名叫赵田,是陇村人,幼年失怙,托庇在老拳师门下,算是夏虎的师弟。

不久前因为与人口角,打伤了人,被老拳师打发了出来。

投奔夏虎后他正急于一展拳脚。

此时见夏虎神色异常,他也渐渐体味出些许不对。

虎哥,人没气了,我们在他身上找到了二钱碎银,还找到了一块玉清理完地方,一个小弟上前道。

夏虎平淡地道:这酸书生,一块劣等黄玉当成个宝似的。

大抵是个落魄公子,传出去可能有些麻烦,今天的事我不希望在外头听到半个字,尸首你们不用管了,散了吧。

是虎哥(老大)众人皆附和道。

众人四散离去,待街角稀疏的影子陆续不见,只剩下夏虎、樊云、乔猛、岳韶、赵田五人。

夏虎狠狠将二钱碎银砸在了地上,四人皆噤声。

赵田则颤颤巍巍的跪了下来。

夏虎铁青的脸色有些发黑,你知道这是什么么?这是玉玦,只有诸侯子嗣才有资格佩戴的,打一顿也就算了,这下还把人弄死了。

行动前我提醒你多少次,下手要有分寸,我们是混混求的是财,不是取人性命的杀手!大哥我错了,此事乃我一人所为,不会连累到兄弟们赵田跪在夏虎跟前,毛躁之气一收到时颇显硬气。

混账,我夏虎是贪生怕死之人么?以为我要拿你顶罪?实话告诉你,这事一旦暴露,我们统统都得死,你以为你顶着住?夏虎厉声呵斥道。

虎哥,那我们怎么办?樊乔岳三人急切地问道。

    《无生魔主》5本值得熬夜看完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ussy.com/text/8sj.html
上一章        无生魔主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