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无生魔主:序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无生魔主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修行者首先练气入体,增强身体机能,被称为练气境,共分为九层,天地再分后,有很多才学之士还开发了这个境界的不少术法,很多中低阶都将练气当做筑基之前的第一个境界,而事实上这种说法万剑门、文仙宗、万兽苑这些老牌宗门却嗤之以鼻,荒古年间的人族吞吐天地灵气化为自身元气,不加修行便是练气巅峰,彼时的练气巅峰却不是如今的练气九层顶峰,那时的练气不分层数,只要让体内的灵(元)气充盈满溢,并打磨完满便是练气巅峰,比练气九层顶峰不知强了多少,练气之境也就是补足先天元气的过程,而如今天地间冥冥中有了一层枷锁,再想像以前一样让元气满溢,得到的结果之能是爆体而亡。筑基是修行者所要迈出的第一道坎,共有三重境界,修行者在练气九层顶峰后或自行运转法力冲击筑基境,或者服用丹药(筑基丹),将自身的元气便转化为驳杂的罡煞之气,无论罡还是煞总称为炁(主要是煞气,依不同资质掺杂有些许不定的罡气),表现在外部,便是烟雾缭绕,筑基第一步,便是凝煞入体化为内炁,筑基三境便是不断打磨内炁的过程,使之如臂驱使。筑基三重巅峰,内炁圆润,便可尝试冲击金丹境,内炁散作煞气,而后凝煞化罡,表现在外部如云烟雾饶,颇似筑基异象,被称为丹云,而后罡气收归体内后凝成一粒金丹,日后御敌便可由金丹催发罡气,金丹不碎罡气不息。金丹亦如筑基有三重境界,而无论筑基还是金丹,都可炼化一种天生煞气(罡气),这种外炁生于天地之中,是、属于天材地宝,炼化后不影响体内法力的精纯,但是同样需要修士用法力打磨,方可堪大用。然而这类外炁,为天地所生,遵从天地间相生相克之理,也有优劣之分,所以一般除散修外,大门大派的修士宁愿打磨自身内炁,也不炼化低品质外炁。金丹三重顶峰罡气自然散溢,便可冲击元婴之境,修成元婴,罡气凝云,不是如金丹功成时那般倏而隐去,意念一动,罡气便化为云朵,悬于头顶丈许处。此时可以依据秘法将灵物炼入罡云中,以增加斗法之能。积蓄功行,直至修成元婴三重,有罡云三朵,被称为顶上三花。实际上真正的顶上三花至少要成仙后方能修成,那三花分为天花、地花、人花,每朵都真实不虚,不像元婴境的三花,聚散无常。在荒古年间拥有三花之人也是不世出的绝顶大能,元婴境的所谓三花只是界天新辟之后,修行者们对传说中境界的一种缅怀。元婴三重可凝练法身,称为大修士,法身斗法之能不逊本尊多少,所习得的诸般术法皆可施展,而且法身挪移,须臾间便能遁形千里,又能裹挟天地灵气,仿若形成枷锁,短时间内同境界及以下修士均不能进行挪遁,众修称之为禁锁天地。元婴之后便是象相境,也称象相人仙,已经算是半个仙人了。象相境可以开辟洞天仙窍,传闻中洞天仙窍蕴养到极致,比之天地自生的小界也不遑多让,自行开辟洞天仙窍需要耗费无数灵物仙材,纵是当时屹立于一界顶峰的幽藏真人也是捉襟见肘。洞天仙窍是可以继承的,当时所有的修真界巨擘都继承了荒古先贤的洞天福地,这些洞天福地之中也有天地二气,象相一重境修士继承了别人的洞天仙窍后,斗法之间便能汲取仙窍中的天地二气,化为法力,反哺自身;是故,这般大能一旦大战,动辄崩天裂地,掌碎山河,大战数月也往往不见停歇。享有前人遗泽的同时,弊端也是不可避免,这些洞天福地不是自家造就,不会契合己身,修为便会停滞无法冲击象相二重境。幽藏真人便是如此,自从二千七百岁时修成象相一重境,之后六百余载再无寸进,象相境一重的洞天真人有寿三千载,纵有天地灵物,对于这幽藏真人这个等级的修士来说起也只不过是杯水车薪,于是他毅然放弃了继承来的洞天福地,在修真界掀起了一场历时近百年的腥风血雨,史称血之灾。

    时年三千三百岁的幽藏真人便在西山之上开辟了日后臭名昭著的血魔宗。

    幽藏真人共传下了三经、五典、七功、九法、十三术式一共三十四篇直至元婴巅峰的修行法门。因为这些法门虽只能修至元婴巅峰,却精妙非常,且风格迥异,时人皆哗然,幽藏真人纵是再惊才绝艳,创下二、三部已是骇人听闻了。没想到幽藏真人竟一口气悟出了三十四部,直至血魔宗败北,幽藏真人寿尽身死,方才从血魔宗余孽口中得知,这三十四篇法门都是幽藏真人从无心鼎中参悟而来,此为后话。

    血魔宗建宗三十年间,幽藏真人大肆招揽门人弟子,屠戮修真界,又以这三十四篇法门精要为根基,无数修士的尸骨为砖石,妄图铸就独属于他自己血海洞天。血之灾祸爆发后,幽藏真人更是凭借血海洞天雏形,生生压制诸派大能八十余年,最终即将功成之际,苗疆咒法大修祁天命以自身性命为代价,施展了偷天大咒,削减了幽藏真人五十年的寿命。最终即将踏上象相二重境,再添一千寿元的幽藏真人,竟然寿元耗尽就此坐化。

    他们三人前来追捕池庆,哪里料到有这番事宜。本为防止池庆爱极生恨,怪罪玄门内里阴私不断,未保全其道侣何敏仙子,就此堕入魔道。而如今此魔宝在此,却反而绝了池庆与魔门宗派勾结的可能。一场正魔大战方息,魔门宗派处境艰难却也摒弃前嫌,沆瀣一气。勾心斗角阴谋算计渐缓,不少极道魔宗大派元气尚存。这些魔门大派是绝不会坐视一宗传承魔宝外借的。

    而池庆则对面前诸人的神色变化仿若未觉,径直望向无心鼎,冰冷淡漠的目光中也燃起了一丝灼灼之意。诸人随着池庆的目光看去,方才发现了些许不妥,玄威大师,执法真人,二位看那无心鼎中心龙爪所托之物!白衣龚真人涩声道。只见那二人身躯俱是一震,玄威大师双手合十,低头吟诵禅音揭语。那是,那是你的。你的。执法长老不住摇着头,似是惋惜似是悲悯。

    没错,那就是我的心!池庆将衣衫一拉,露出胸前碗口大小的血洞,朗声答道。

    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执法长老凝声道。池庆功行已至元婴三重境顶峰,业已凝结法身,足有千载寿元,有望问鼎那象相人仙之境。那般境地的人物,整个修真界都不足两手之数。纵然未曾功成亦是门中的中流砥柱,足以保证万剑门长盛不衰,比自己这个寿元将近的老家伙更有用。原本打算此次纵是舍下面皮,也要保全他。。。

    池庆如今却肉身缺损,精血流尽,法身暗淡。恐怕连夺舍重生都做不到,只能兵解入轮回。他暗自羞恼:若是当初早些开解。。或许。。

    哈哈,执法长老,我知你意。但敏儿走后,我的心便已死了,留它又有何用?池庆顿了顿说道,我用它摆下这上古洞府流传出的玄阴聚魂阵,期望能召回敏儿的三魂七魄,而后兵解共赴轮回,以期来世再续前缘,万望三位莫要阻拦。后面这话虽是对其面前三人说的,池庆的双目却只盯着万剑门执法长老一人。半晌,执法长老略作叹息,转身向其余二人正声道:罢了,罢了。二位真人,万剑门池庆借用诸派灵宝一事,还请二位行个方便,这个人情我万剑门应下了。诸派灵宝若是不幸有损,皆有我万剑门一力赔偿。执法长老来时蒙其宗主授予专断之权,万剑门又是玄门三大派之一,号称剑修祖庭,此话自然能担上干系,其他二位也没必要再费唇舌,皆是应声。多谢长老。池庆躬身一礼,执法长老却挥了挥衣袖,转过了身去,淡淡地道:早些开始吧,我等还要回去复命。

    池庆微微颔首,待三人退到远处,便把诀一掐,挥舞起招魂幡来。霎时一股股阴风席卷而来。大阵上的诸多秘宝在阵眼处不住地颤动,而阵心处无心鼎中,龙爪托起的心脏却像扔进了油锅里一样,迅速地缩水变小,表层还不住地爆裂着血泡。阴风愈演愈烈,仿似要凝成实质,只见池庆颂道:魂兮归来!东方不可以托些,东魂之木塑汝肝;

    魂兮归来!南方不可以止些,南神之火化汝心;

    魂兮归来!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西魄之金成汝肺;

    魂兮归来!北方不可以止些,北精之水生汝肾;

    魂兮归来!君无上天些,君无下此幽都些。中宫之土是汝脾。

    魂兮归来!五气朝元衍阴阳,玄光一点魂元成。

    天穹中煌煌白日,随着这一道惊雷炸响,登时隐去了自己的身姿,似火的骄阳吝啬地收束这零星的光斑。阴风呼嚎着,在树木的讨饶声中肆无忌惮。赤紫色的雷霆犹如利刃,割开了这氤氲邪气笼罩下的妖异天幕。不!为什么,为什么!天地竟然降下紫霄神雷,我不过想招回敏儿的魂魄,与她共赴幽冥,没曾想逆天改命!为什么?池庆死死地捂着胸口干涸的血洞,力竭声嘶道。早已退至远处的三人中白衣秀士摇了摇头道:哎,紫霄神雷,与都天神雷、三清神雷并称为天绝地灭三仙雷。池真人这次招魂怕是触怒了天地。就是不知此法本身为天地所忌功亏一篑,还是成功招来了什么禁忌之物引得天地色变。当然,这后半句秀士也只是在心中呢喃,并未道出。此番万剑门折损了池庆这名元婴三重的大修时,诸多秘宝也在紫霄神雷下灵性有损,再提此事未免显得有些不会做人。

    那池庆双目圆睁,灼灼的神光渐渐暗淡,灵台一点玄光也随之消散。执法长老看着池庆的尸身微微发怔,随即太息一声,将袖袍一卷,收摄了诸物,与另两位一起化虹而去。只剩下空荡荡的茅草亭,在罡气的余波中缓缓倒塌。

    寒风凛冽,枯叶飘飞;原本清幽的山谷里弥漫着一丝渗人的味道。山谷中央有一座简陋的茅草亭,亭子中央,一名丰神隽逸的中年男子幽幽地抚着琴,刀笔刻画的眉角间萦绕着化不开的忧愁和哀伤。男子周围七七八八地摆放着古朴的物件,撞钟般大小的青铜鼎、暗绿色的金简玉书、不知名的苍白骨骼,乌黑色的小旗等。这些物件上古朴的韵味早已被或多或少沾染其上的红黑色印记所遮掩,渗人的气氛不由弥散开来。不难看出那是早已凝固的血迹。众多古物的摆放看似杂乱无章,却隐隐围成了一个圆形,圆心中间正是那青铜古鼎。那古鼎并非中空,鼎中央一只青铜利爪突兀而出。利爪根部与古鼎浑然一体,似是雕塑而成,而利爪骨节遒劲,棱角分明,上面筋腱隐约,分明的死物却明白地透露出倾天的威势(参考后世火锅)。爪心有一猩红之物不断跳动。

    正在这时,不远处林中一群惊鸟乍起,三个身影好似光虹,从其上掠过。所去方向,正是那茅草亭。三人在茅草亭前站定,其中青服老者一手倒持宝剑,另一手骈指亭中男子,厉声喝道:池庆,你罔顾宗门法度,私自盗取我正道几大宗门秘宝,修持邪法,罪大恶极!但宗主及派外数位大德念你为我正道所立功勋,特派本长老及两位真人前来将你羁押。还不奉还秘宝,束手就擒?那池庆端坐亭中,淡淡一吟:心已逝,梦碎魂未归,身何处可缚?执法长老,我是不会跟你走的。中间一白衣秀士微微一揖道:池真人,前岁正魔大战,尊驾立下不世奇功,我辈同道亦是好生敬仰;汝道侣何仙子不幸遭劫,我玄门上下无不悲戚。然何仙子魂飞魄散,纵是上古金仙再世,恐怕也无办法,真人又何必执念不消,行此无用之功呢?

    这白衣秀士出身的文仙宗虽不是什么大派,但其人却秉承着一道上古儒门的传承,一身玄法内蕴浩然正气,在正道各派中都享有赞誉。正魔大战刚歇不久,池庆此举闹得风风雨雨,他所在的万剑门很是下不来台,未免派外之人诡言其徇私,故是请了这一位前来追剿。那池庆微微一笑,亦是一礼道:龚真人,你所承乃上古传承,莫非未听过上古仙人屈天问的《招魂赋》么?大道五十,天衍四九,我就是要搏那一线生机啊!

    阿弥陀佛,那屈天问之名老衲亦曾听过,其人虽刚正不阿,却出身巫黎部落,一身玄法夹杂巫术,威力无匹,尔后为证部落清明,向未名存在献祭己身,落得败亡之局,非是我玄门正道所为啊!况且上古先贤的手段,又岂是吾等能揣测的?池真人,苦海无涯,切莫自误啊!三人中最后那位老僧,低诵了几句佛禅道。

    哈。哈。哈哈!池庆眉宇一正,仰天长啸

    吾身不能移!吾志不可变!吾心不曾改!巫法也好,魔功也罢,只要有救敏儿的希望,我就不会退去!你等且看这是什么?说罢一指那青铜鼎。

    无量寿佛,竟然是无心鼎!你竟然把血魔宗祖师幽藏真人传下的魔宝无心鼎都给偷出来了!老和尚纵是修禅多年,禅心澄澈,看见这件魔宝也不免些许惊悸。而另两位此时早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们三人身为玄门中人,最是了解这件大名鼎鼎的魔宝。

    相传天地初开的荒古年间,天地比之如今不知广袤了多少,其间生养了不知凡几的荒古凶兽,各个都有**力,捉星拿月,挪山填海只是等闲。主宰天地的便是一些智慧超群的先天生灵,人族当时便是这些先天生灵的种族附庸。只是后来天地大变,一场旷世大战突兀爆发,其原因不得而知,真相在光阴流转中只余只鳞片爪,只知道那场大战刚一开始,便打的天昏地暗,山川破碎。诸般大能各施神通鏖战了整整三百年,无数种族生灵因此消亡,整个天地都被打散成了无数块,这些被打散的天地碎片,或自发衍化形成了一片新的天地,称为界天,或因碎裂程度严重,无法重新衍化,便依附在新的天地之上,形成了一方小界,这便是诸天万界的雏形。这场大战也被称为崩天之战。

    这件魔宝据传便是那时,血魔宗祖师幽藏真人机缘巧合间,于荒古大能坐化的洞府之中得到的。

    传闻幽藏真人根骨低劣,仅能粗浅地吐纳天地之气,用以熬炼肉身。这样的人当时大多只能被所附庸的强大生灵蓄养,充作食物;而根骨优异的人会被挑选出来,传下修行法门,成为强大生灵的奴仆,成为在各族争斗中成为炮灰。幽藏真人当年便是这肉畜的一员,在被充当食材的押送途中,恰逢崩天,天空崩毁,大地开裂,幽藏真人惊慌失措之下掉进了地上的裂缝之中。谁曾想到,隐匿其中的一位荒古大能坐化的洞府,便在这天地大变中重临世间。幽藏真人便从中得了一篇荒古传承功法和至宝无心鼎。而天地崩裂后,灵气流失,强大的先天生灵纷纷因失去给养或亡故或进入永眠。幽藏真人这旧时代的功法,没有足够的灵气修行,也无法再现神威,修真界广为流传的便只有这无心鼎了。

    无心鼎乃是一方守御至宝。幽藏真人凭借它,与其余几位有道之士一起,仅仅花费百余年,便成功扫荡界天,征伐了残存万族,这才确立了人族的天地主宰地位。那时的幽藏真人还是一个威名赫赫是散修高手,不是什么血魔宗的开派祖师。天地间的灵气日渐稀薄,人族大能修士心急如焚。幽藏真人欲为人族创立一门契合新天地的修行之法,四处搜集荒古修行之法,闭关千年,加以整合,幽藏之名自此而来,时人皆称他是再立天地的传道之祖。然而这位本该享有万家香火的幽藏真人晚年却掀起了一场滔天大浪。万家祈福变成了阴毒咒骂的同时,铸就了无心鼎的赫赫魔威。

    故而前来追辑的三人谈鼎色变也是情理之中。

    话说此界的修行之法共有四个大境界,分别为筑基境、金丹境、元婴境、象相境,无心鼎便是象相境修士幽藏真人的护道至宝。

    《无生魔主》5本值得熬夜看完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ussy.com/text/8sj.html
       无生魔主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